返回 排行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官仙精彩书评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请记住"大神屋"的网址:m.dashenwu.com
    评论]从陈太忠打人小谈仇富心态

    陈太忠同志闯祸了,把下岗工人、弱势群体给打了!这个祸端果然闯的很大!

    就好比东北警察不小心把小太保给打死了一样,小太保该不该死已经不重要了,警察该不该还手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被“警察”打死的,这就够了。

    这几年网络发展的很快,越来越多的人在这里终于找到了倾诉的机会和表达诉求的渠道,官僚们终于对民意有了心怀恐惧的尊重,这很好,非常好,理应欢呼。

    但是,我们也看到了很多不值得欢呼的现象,那就是不问青红皂白的“仇富”和“仇官”。

    诚然,这个社会存在着贫富差距过大、贪官污吏前腐后继、有钱有势者嚣张狂妄、猫和老鼠沆瀣一气等等等等的不健康因子、不和谐音调。

    但是,这些不良现象的存在能不能成为不问青红皂白去“仇富”“仇官”的充分必要理由呢?

    我们先来说“富”。富是财富,没有了财富,社会保障无从谈起,就业再就业无从谈起,幸福生活更是无从谈起,这是共识,应该没有争论。

    财富从哪里来?从天上自动掉下来吗?正常人都知道,那是童话。财富是靠人创造出来的,这些创造财富的人,因为创造了财富,从而zhan有着相对较多的财富,于是产生了“富人”。我们必须承认,尽管有不少人是靠着贪污受贿发财的、有不少人是靠着贿赂欺诈起家的、有不少人是靠着黑社会发达的,但这些人绝不是主流,绝不是多数。

    国家需要用富人的税收来建设国家、健全社保、促进和谐,我们也需要富人开工资,富人不可或缺。如果你同意这个观点,那么对这些不可或缺的人群,我们为什么要仇恨?当你饿到不行的时候,你会把桌子上白馍喂狗吗?

    必须承认,咱们的脑子没进水。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闯关东》,对主人公家里那几个刁蛮的长工是什么观感。有人当地主,有人当长工,我们必须承认人有差异性,不可能人人当地主。

    不可能人人当地主,绝不是国家和政府不允许人人当地主,更不是国家和政府特意指定了只有谁能当地主(咱们说共性,不要提个体,某些裙带发财另当别论)。有人开地摊起家,可以变成亿万富翁,有人同样开个地摊,就次次破产;有人下岗变富翁,有人下岗搞卫生。这个怎么说呢?同样参加高考,考上大学的就是教育部的公子千金,考不上的就是社会不公?以小见大,窃以为是说不过去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