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排行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阴影囚徒第九章 吉克朗西(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请记住"大神屋"的网址:m.dashenwu.com
    满身酒气又狼狈不堪,旅馆看门老头闭着眼打哈欠,没有看到人影窜过。

    比尔快速跑回房间将门反锁,拉上麻布窗帘,换上干净衣服,把脏衣服和两把燧发枪塞进柜子夹层。

    终于停下动作,指尖还在颤抖。

    “我究竟……”

    街道传来响动,犬吠声接近。

    比尔缓缓走到窗边,将窗帘扒开缝隙,警察牵着警犬向教堂方向跑去,还有两名警察进入旅馆。

    “我没杀人,警察不是找我。”

    “没错!他们应该去找强尼和兄弟会麻烦!”

    “呼——”

    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调整呼吸节奏。

    躺在床上忐忑等待,声音终于远去,警察没有上来搜查,他们只是询问看门老头有没有看到可疑人员。

    神经暂时放松,比尔取出怀表和镜子,脸上被子弹擦伤处已经愈合,看不出受伤痕迹。

    “究竟怎么回事?”

    “男巫?”

    “我在那地方获得的能力没有消失?”

    “我的血何时……变成黑色?”

    拼命吞咽口水,将怀表打开,铜制怀表里玻璃表面完好无损,指针没有变化,依旧指在零点位置。

    贴上耳朵,细微咯哒声从怀表传出,齿轮转动,均匀而富有节奏。

    翻来覆去检查怀表,找不到突破口,比尔决定把怀表收好,以后拆开检查。

    还有更紧迫的事要弄清楚。

    伸出右手,手掌微微颤抖,还残留少量黑色血痕,有刺痛感。

    比尔闭眼回忆,感受着诡秘力量,镜子中,镜像恍然动了。

    没有看到镜像变化,他很快抓住熟悉奇妙之感,缓缓睁开双眼,世界更加清晰,煤气灯关着,依旧看到影子。

    “黑暗中也有阴影,黑夜就是世界的影子。”

    尝试调动力量,身影径自扩大成圆,泛起波痕,翻滚,像被狂风刮过的黑色湖面蠢蠢欲动。

    突然抬手,似乎找到发泄口的黑影骤然脱离地面冲到墙上。

    砰!

    木框油画砸在地上摔得粉身碎骨,扬起白灰。

    “不是做梦?”

    隔壁房间响起煤气灯打开的声音,骂声不绝,比尔还看着双手,心脏收缩,震惊的脸慢慢展露笑意。

    “真的,是真的!”

    “天生男巫也好、邪恶侵蚀也好,拥有力量才能存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