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新 加书签 排行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一章 护卫改名的那些事儿《山河盛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随即文臻便听见喧哗声,惊叫声,隐约夹杂着“走水了!走水了!”的嘶喊。

    听方向,好像正是从慈仁宫传来。

    文臻眯了眯眼眸,唇角一扯。

    果然。

    她之前看燕绥一系列动作也有点数,方才也是配合燕绥分散人手,此时听着那边大喊走水,便知道燕绥昨晚干的活计终于起作用了。

    他那不就是埋了火线,然后算着时辰开始点火,那棉线给他搓得又密又粗,燃烧很慢,一直烧到那个涂满药的夹壁,那夹壁上含了不知道多少尸油,有一点火星就会烧起来,而那夹壁地方隐蔽,里头烧起来后,外头还不容易察觉,渐渐烧塌了板壁,便到了慈仁宫,慈仁宫里易燃物不要太多,帐幔多,纸卷多,蜡烛多,灯火多,可以想见烧起来是个什么样的盛况。

    而昨晚她和燕绥在香宫,香宫也好,一墙之隔的慈仁宫也好,无论哪个出了问题她和燕绥都难辞其咎,所以这火只能烧在他们离开之后,而且他们的离开还必须得让很多人看见。

    所以燕绥拉她大张旗鼓地去请安,无事生非地搅起所有人,无论是去厨房拿早餐还是去太医院传太医,都会留下记录,证明慈仁宫的人已经起来了,而到来的御厨房太监和太医则能证明,她和燕绥在起火之前,已经走了。

    这事儿说起来简单,但时间计算拿捏要用到涉及物理化学数学等各个方面的知识,燕绥的计算能力简直可以说超越时代。

    大佬不搞事则已,一搞就是大场面!

    因为太后要她抄个经。

    他把慈仁宫给烧了!

    烧得不动声色,烧得肆无忌惮,烧得不落痕迹,烧得所有人知道是他烧的也没办法说一句。

    文臻又想穿个小短裙举个花花欢快蹦跶了。

    宜王最坑!宜王最坑!

    ……

    慈仁宫走水了。

    但是燕绥和文臻已经“走远了”,自然“不知道”这件大事。从从容容出宫去了。

    至于太后的慈仁宫会烧成怎样,会不会被烧得露出一些不该露的,之后会不会被皇帝趁机要求先搬到香宫然后导致香宫暴露于人前,这种琐碎小事,燕绥是不会关心的。

    太后并不是皇帝的亲生母亲,她生过两子一女,可惜都夭亡了,最大的也没活过两岁,这在宫内是常态。文臻暗搓搓地认为,不管是不是夭亡,太后都注定留不住自己的亲生子女,太后做皇后的时期,唐家尤其势盛,先帝再糊涂,也不敢留下唐家的血

《点击加入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