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新 加书签 排行榜 首页

血蓑衣第七百五十九章:凶相毕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直至此刻,司空竹、丁傲等人才彻底领悟陆庭湘的“良苦用心”,同时被他的“狡诈”深深折服。

    原来,陆庭湘并非看不透秦苦的“以退为进”之计,而是将计就计,意在推波助澜,坐实秦苦与柳寻衣对立的局面,最后再出其不意地提出将柳寻衣身首异处的要求,令他陷入两难之境。

    常言道“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此时的秦苦,无疑陷入覆水难收的窘境。让他答应陆庭湘的条件,自是万万做不到。可如果他拒绝,则又前后矛盾,自己打自己的脸。

    常人尚且知荣辱、要脸面,更何况堂堂秦氏家主?

    如果他反复无常,难堪的岂止秦苦一人?整个秦氏都将被天下人耻笑。

    陆庭湘早已算准秦苦的来意,料定他一定不会让柳寻衣死。故而面对秦苦的得寸进尺,陆庭湘非但不恼怒,反而极尽慷慨之能事。无视司空竹和董宵儿的劝诫,一退再退、一让再让,不仅将秦苦步步引入自己设下的圈套,而且在道德与公义占尽上风。令后知后觉的秦苦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秦府主!”

    见秦苦表情僵固,久久未发一言,幸灾乐祸的丁傲故作关心模样,试探道:“你的脸色不太好看,身体无恙吧?”

    “如果秦府主不舒服,不如早点回去歇息。”陆遥附和道,“后面的事交给我们解决,砍下柳寻衣的脑袋后马上送到府上。”

    “欸!”陆庭湘打断二人的嘲讽,淡笑道,“这种事如何放心交给外人?一切听秦府主的安排,如果他想亲自动手,你们则可大饱眼福,见识到‘鬼见愁’的刀法是何其……精妙无双。”

    言罢,陆庭湘朝秦苦绽露出一抹“诚挚”的笑容,似是在询问他的意思,又仿佛在催促他动手。

    “呵,呵呵……哈哈哈……”

    面无表情的秦苦忽然哼笑一声,接着发出一阵似喜似怒的冷笑,最后竟然拍手大笑,直至笑的前仰后合,眼泪直流。

    “这……”

    此刻,无论是陆家弟子还是秦家弟子,亦或是柳寻衣、苏禾、冯天霸这些外人,无不被秦苦诡异的反应吓了一跳,一个个面面相觑,茫然无措。

    见秦苦狂笑不止,并且越笑越夸张,越笑越肆无忌惮,陆庭湘的心中隐隐升起一丝不祥之感,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

    在司空竹的眼神催促下,秦大、秦三一直犹豫不决,最终由秦二小心翼翼地迈步上前,几次欲言又止后,方才鼓足勇气问道:“府主在笑什么……”

    “啪!”

    未等秦二的话音落下,仰天大笑的秦苦忽然停止笑声,同时毫不留情地反手狠狠扇了秦二一记响亮的耳光,登时将其打的头晕脑胀,眼冒金星。脸上五道指印缓缓浮现,嘴角一缕鲜血淡

诛魂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