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新 加书签 排行榜 首页

血蓑衣第七百六十四章:强势搅局(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对龙羽的凶名,在场之人皆不陌生。

    昔日,以少林、武当为首的六大门派气势汹汹地杀入西京府,险些和以秦家为首的四大世家爆发一场史无前例的江湖大厮杀。

    究其根源,正是龙羽一手设计的“挑拨离间”之计。

    当时,若非苏禾及时赶到,在柳寻衣的刀下救回龙羽一命,并以一己之力硬扛中原各门派、世家的刁难逼迫,只怕龙羽早已殒命西京,沦为一堆冢中枯骨。

    算起来,龙羽与在场的几位关键人物皆有着千丝万缕的恩怨关联。

    与柳寻衣的针锋相对之仇、与秦家的暗中作祟之怨、与苏禾的舍命相救之恩……

    只可惜,龙羽心中从未有过“恩怨分明、知恩图报”这类观念。他是彻头彻尾的疯子,天性暴戾、喜怒无常、不择手段、不计后果的疯子。

    若说龙羽的心中仅有一丝理智尚存,便是对蒙古大汗的誓死效忠。

    天下能让他看上眼的人不多,除蒙古大汗及拔都、旭烈兀这些战功赫赫、威震天下的蒙古大将军之外,他几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甚至包括河西王与隋佐。

    当然,蒙古大汗的亲兄弟,蒙古国最有实权的王爷,亦是赵馨未来的夫君,忽烈。也是为数不多令龙羽俯首称臣的人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龙羽对苏禾非但没有半点感恩,反而一直将其视作最大的对手。

    时至今日,龙羽仍对“漠北万里行,连下廿四城。弯刀日月星,胡马任驰骋”的苏禾,心存极大的蔑视与怨恨。

    尤其对苏禾引以为傲的战绩“以一己之力连败漠北二十四城”颇有微词,一切正如龙羽口口声声那般:“如若当年我留在二十四城,苏禾未必能如愿以偿。”

    虽是疯子,却自幼在军前立下赫赫战功,连蒙古大汗也常常对他大赞溢美之词。其中有一句“在蒙古铁军西征的版图上,最耀眼的莫过于龙羽的血”,一直被他奉为平生最大的殊荣。

    草原骄子,杀人疯子,深受蒙古大汗的青睐,甚至被蒙古大汗一度视作一柄随心所欲,无往不胜的利剑,专门帮自己解决最棘手、最麻烦的问题。

    其中,就包括昔日的“荡平中原武林”之事。

    只不过,那一次他失手了。龙羽千算万算,却没能算到本应天衣无缝的计划,最后竟败在一位“误打误撞”的商人手中。

    沈东善的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不仅令龙羽精心设计的“死局”功亏一篑,更令他在蒙古大汗心中的地位一落千丈。

    尤其是当他得知苏禾被派去临安接亲时,心中的羞辱与不满更是无语言比。

    然而,待云牙镇的消息传来,得知苏禾办事不利后,龙羽又重新燃起夺回尊严的希望。

    “

诛魂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