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新 加书签 排行榜 首页

一眼一世界第393章 好友重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金宝拿到了父亲与胜丽的鉴定报告,确定是血缘关系,实在想不通,他们为何是父女。父亲一生到处留有风流债,除了他,谁都不知胜丽的亲生母亲是谁。之前父亲一直把胜丽叫“闺女”,他以为只是亲切的称呼,没想到是事实,可怜的母亲一直被蒙在鼓里。

    然而,和当年的庆雪不同,一个是人人喊打的怪胎,一个是让他崇拜的偶像。父亲已逝,这唯一的秘密只能由他来守,为那悠悠众口和胜丽不可污染的形象。然而,胜丽叫了父亲一声“爸”,却成了他解不开的谜,只要她不解释,也不好过问。他现在已不是十几岁的莽撞三流混混,小乡村的业务谈判几乎是他出面。胜丽严格的要求让他逐渐成为备受尊敬的周总,再做这么没有涵养的事,怕被胜丽瞧不起。况且,哪个人没有点什么隐私,郑家人又没亏待过她。

    强子问胜丽这些天是不是太累了,看起来憔悴了很多,她说这几年跑来跑去已经习惯了。只是,这次给周钱戴孝,怕又要流言四起,有养父养母还拜这么一个人为干爸。她对周钱有偏见,旁人更是暗藏笑剑。可很多事只有他们彼此心底明白,千恩万谢无语言表。

    强子理解胜丽的心情,当年如果不是周钱搭救,早已没了今天的她,一声干爸叫的值得。也悔不当初拿周钱当笑话讲,听说周钱有一年夏天热,剃了一次光头,结果他那大嘴巴一笑,露出歪歪扭扭的牙齿,每个人见到他都忍不住笑出声。于是,只要有人为开心的事儿笑,都会说“笑的跟周秃子似的”,他之后再也没有理过光头,可这已成了大家的俗语,口头禅。

    胜丽这次回家,发现胜男哥老了许多,大概是孤单,老人离去,他又不愿意离开。说在家还能种些菜,可以给启运和胜阳带去吃。当年盖了那么多房子,没想到都成了空房,除了他们家,新街上平时也是死气沉沉,见不到人烟。这样的小镇,难道真的会像礼军说的,多年以后就消失了吗。

    他们在前行中,看见一位中年妇女拉着架子车蹒跚前行,上面趟着一位生病的老人。强子放慢速度让他们,胜丽看见那张脸是如此的熟悉,让他停车,下车一看,果然是熟人,眼泪夺眶而出。强子也认出来了,是他们的老同学,也是汆籴镇的爱老敬老模范拓春叶。

    “春叶!春叶!”胜丽连叫两声,春叶回头,怎么也认不出他们,她苍老的脸上全是时间的印痕,佝偻的背影看哭胜丽,她去抱住她,心疼她怎么变得如此憔悴。

    “对不起!我不该没有联络你,我是郑胜丽啊!”春叶愣在了那里,这些年总能听到她的消息,却从未见过面,她看起来比她要年轻十几岁。时光仿佛一下子就老了,那几个同学嫁到了外地,也没了联络,只有胜丽经常回来,镇上人还能提及她。

    “好胜丽,我们终于见面了!”她哭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