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新 加书签 排行榜 首页

青川旧史第四百六十一章 隔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贵公子家在青楼,名曰最欢。

    竞庭歌只觉得见了鬼。

    深更半夜莫名其妙被撞了车又莫名其妙上了对方的车,虽有因,毕竟荒唐。

    这男的更荒唐,张口便邀不认识的姑娘同乘,最后将姑娘带来了全是姑娘的烟花场。

    还是最欢楼。

    她自不能表现出认识此地,只据此更确定对方确为货真价实贵公子,盖因能在最欢楼挥金如土的都非等闲。

    直到跟着他上三楼,对方推门她遥遥望见里面桌案边另一个男人的脸——

    当真见了鬼,怕是个局?!

    她忙旁移半步以防屋里那男人看见自己的脸,放低声量怯怯道

    “我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这般入青楼闲逛不妥。多谢公子美意,告辞。”

    上官宴也觉见了鬼,好笑道“早先郊外初识,我瞧小姐不是这么没胆色的人呐。”

    何止。简直胆大包天,这般颜色竟只身赶夜路,还轻易就上了陌生男子的车,怎么想怎么蹊跷。

    “不妨事,”他观她一脸羞怯假到鬼都不信,诚挚再道

    “里面就在下一好友,自己人。马车已经吩咐送去修了,恐怕要等到明日。你便安心吃喝些暖暖身,若乏了,旁边这间可以睡。”

    他一指隔壁门。

    慕容嶙是你好友?竞庭歌更觉见鬼。这男的究竟谁啊。是局也要跳了,简直得来全不费功夫。

    “不瞒公子说,”遂恭敬不如从命,“舟车劳顿,我此刻已是困顿得撑不开眼,大夜里吃喝也怕发胖,心领了。便直接去休息罢。”

    确是个妙人。这般上了车跟来青楼,稍劝两句还真就留下了。今夜事态从撞车起便不寻常,上官宴兴致昂然,周到送了佳人入房门,又吩咐准备果盘茶水往里递,自回隔壁间吃酒去了。

    竞庭歌哪里会睡,进得房间关上门,搬两张椅子靠上一墙之隔那堵墙,一张坐一张搁腿,躺舒服了开始竖耳朵听。

    “你这一日日赖在锁宁城不回去,也不怕人家催。”是那骚气男子。

    “就等他催呢。人家不催啊。”

    慕容嶙。数年往来,此声此调化成灰她都识得。

    “那位也是有趣,换个人早生了疑催起来了。”

    “你也觉得有趣?”慕容嶙断续回,该是边饮酒边与姑娘在厮混,“稳成这样,必有盘算。”

    “什么盘算?”那骚气男子也问得不甚认真,有一句没一句仿佛并无多少兴趣。

    “说不好。等着我动手再顺理成章一锅端了?”

    “有点儿意思。所以你动手么?赖我这里也有七八日了吧。打个架还要你等我我等你,矫情。”

    “此局人多,路不好走